奇迹课程中文部繁体网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奇迹日历
   
教师精选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教师精选>>详细信息  
Judy-分享天音伴我度一生

全世界笼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恐惧风暴中,未来充满了未知数,维持正常生活与防疫工作该做的都做了,心灵方面我们能做什么呢?身为奇迹学员的你,如何面对这沉重的时刻?

周末的夜晚,我们来听Judy说故事,她想告诉你,依循圣灵指引度日的生活趣事,里头藏有大彩蛋:海伦亲口谈论那声音的珍贵录音。看完Judy慈爱温暖的分享后,你会更清楚聆听天音是怎么回事,圣灵会以什么方式答你。

My Life with the Voice--天音伴我度一生


请上千聊观看影音:


https://m.qlchat.com/page/login?redirect_url=http%3A%2F%2Fm.qlchat.com%2Ftopic%2Fdetails%3FtopicId%3D2000009473081012%26loginType%3DqrCode


影片文字:

感谢您参加由心灵平安基金会举办的我们讨论奇迹课程,这系列的线上共修,是想传达我们的愿景:透过《奇迹课程》的教学,把爱推恩出去。

这次共修的主讲者是心灵平安基金会的创办人兼主席,茱丽·史考屈。她担任纽约大学教师时,认识《奇迹课程》的共同笔录者:海伦舒曼博士与威廉赛佛博士,他们把手稿及出版《课程》的工作托付给茱丽。共修前茱丽告诉我,她一直是《课程》的学员,修习《奇迹课程》差不多45年。

我们的线上共修和所有的聚会一贯是以祈祷开场,这个祈祷特别适合今天的主题,我们邀请各位和我们一起读:


我在这儿,纯粹为了利益众生

我在这儿,只代表派遣我的那一位

我不担心自己该说什么或做什么

派遣我来的那一位自会指点迷津

祂希望我去的地方,我必然欣然前往

因我知道祂与我同行

只要我肯用祂的方式去治疗,我便疗愈了

(T-2.V.A.18:2-6)


Judy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花园,背景真的是我家的花园,这花园带给我滋养与平安,我常在这静坐冥想,我将今天的花园拍照设为背景,这样能让我感到舒服且平静的跟你们说话。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可怕时局,快被新型冠状病毒的威胁吞噬了,恐惧如影隨形,很难装作没事发生。我祈祷这次讨论能帮助我们得到指引:如何从恐惧之念转为爱之念。

在这世上,到处是我们的助手,他们可能有形有相,也可能在心灵中,我们今天要谈的是最伟大的神圣助手:我们的内在导师、内在向导、圣灵,上主的天音。圣灵会重新诠释你认为可怕的一切,祂只会教你爱,如此,我们可以忆起自己的真实身份。今天我要跟大家聊聊,在这世界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如何与圣灵同在,熟悉我的内在导师、内在向导,伟大的同行伙伴,每件事都请圣灵教我:如何带领我到更大的平安。这是最重要的练习,我衷心希望你也会如此。

我想从最早的记忆开始说起,我最早的记忆有点吓人,当时我和父母,坐在一楼开启的窗边,我突然掉出窗外,坠落时好像是慢动作的往下坠,我非常害怕:太不安全,太不安全了!我一落地就大声哭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父母立刻冲过来,把我全身上下检查一番,确定我没事。但我还是尖叫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们安抚我:看,这是你家,你在家里。我才平静下来。

我说不清回家的意思,但就在那几秒钟,有些事发生了,我想可能是那个恐惧吓得我想要安全,想要平安,想要落地,想要真正的家。我说不出来,无法表达,但我从没断过这个念头,一刻也没断过,因此,我觉得跌落窗外的经验是一种祝福,它一辈子提醒我:这里不是真正的家,这不是我的实相,我的实相在别的地方,我会用下半生寻找真正的家。

成长过程中,有种感觉指示我要去的方向,我称为不定形感,因为它没有特定目标,但这种感觉是......我有个部分知道,我该读这本书、我该注意这项研究、我该和父亲一起上犹太教堂(父亲和我都是犹太作风到现在还是)、我该学会祈祷、我了解上主,这些事情都很好,但与我真正的家无关,做这些事是为了让大家安心,符合家族的价值观与伦理道德的观念。我很认真地学习希伯来文,圣经也读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上大学。一路上,各种书藉自动来我面前,先是童书接着是青年读物、大学选读、选修的课程,在在引导我往一个追寻的方向,我现在能那么清晰的串联成一个故事,但在当时真的毫无概念,只是很笃定有一种进程,感觉在沿着一条路走,这还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最强烈且深刻的回忆是我女儿,我很年轻就当母亲,老大是个很棒的男孩,他实在太聪明养育他深具挑战性,我喜欢这个挑战,也很爱他。老二是女儿Tam,她开始会说话时,有个特别之处:她似乎能回答我心里在想但没说出口的问题,我问她是怎么办到的。

妈,我听到你说了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有,你说了,我有听到

是心电感应吗?我开始大量研读相关书籍,能找到的我都读,我想知道有这样特别天赋的女儿,我该怎么做,该有何感受。

有天晚上,我把两个孩子哄上床,他们各自在自己房里,我下楼听到女儿房间传来说话声,她当时大概三岁,我想可能是他们哪一个溜出房间,我规定不能这样,想把他们赶回自己房间。但我走进她的房间时,看见她坐在床上看似和人说话,可房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那瞬间我有点惊讶,心想:哦,孩子可能有个隐形的朋友。

宝贝,你在和谁说话?

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喔,你的朋友是个小精灵吗?

不是,妈咪

你的朋友有你这么大吗?

不,妈咪

你的朋友和我一样大吗?

妈咪,我的朋友比你大,比这个房间还大,比这个房子还大,比整个天空还大,而且你看不到我朋友!

我深吸了一口气你朋友有跟你说话吗?

她惊讶地看着我说:当然有!妈咪,我朋友当然有跟我说话,所以我才和我朋友说话

好了,问得够多了。我小心翼翼地退出房间,关上门。该去对我的追寻做些正式点的事了这个想法鼓舞着我。怀着这样的心态,我回到学校选修研究所的实验性超心理学,经由科学与研究针对Tam的通灵能力深入探索,我学得很快,后来纽约大学竟聘请我授课,真是意想不到的惊喜,而且授课科目就是实验性超心理学。我完全没料到有这么多人来上课,那是成人教育的晚间课程,整个大礼堂坐满了从各地赶来上课的人,他们跟我一样求知若渴,让他们有新东西可学,难不倒我!这些年我过得心满意足,有一群人与我一样在追寻,我是这个成长团体的一分子。

直到有天我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里,这种绝望来得很突然,感觉像是盘旋往下坠。按理说我的生活非常舒适、快乐和安全,我有家、有丈夫、家人、朋友、事业、孩子,但这些都无法改变内心深沉的空虚感。在1975年春天的夜晚,我把自己关在隔音很好的浴室,外面无法听见任何声响,我打从心底呐喊:上面有人吗?求你救救我!这是发自生命最深处的请求,当你也这么急切提问时,请留心,因为我很快就得到答,但不是以我所期望的方式。

过不久,有人介绍我认识哥伦比亚大学,内外科医学院的两位心理学教授,他们内心深处藏着罪疚的秘密,他们就是比尔与海伦。在他们的办公室,我听着《奇迹课程》如何来到他们身上的故事,他们也是呼求并得到答,我想看故事里的文件,比尔打开一个秘密文件柜,拿出七本厚重的黑色资料夹,里面是他们收藏的《课程》手稿,我翻开第一页读到:

这是阐释奇迹的课程T-Intro.导言.1

结尾是


凡是真实的,不受任何威胁

凡是不真实的,根本不存在

上主的平安即在其中T-Intro .22-4


当时我不知道这就是在答我的呼求

但我知道手上的资料,能帮我找到童年时追寻的家。

我想跟大家分享《奇迹课程》第五章,很美的一段内容


上主在小我形成的那一刻已把喜悦的召置于心之内了。这召唤如此强烈,小我只要一听到它的声音,立刻溃不成军。为此,你必须在这两种声音之间选择其一。一是你自己造出的声音,与上主无关。另一则是上主给你的声音,祂要你仅仅听从这一声音。圣灵在你内,没有比这更真切的描述了。祂就是呼唤你回归自己的本然(也是未来本然)的天音。即使在世上,你是可能做到不听其他声音而唯天音是从的。(T-5.II.32-9


你可能想更了解什么是圣灵、上主的天音、你的内在导师、你的大我,这类词在《奇迹课程》出现1472次,那么我们进入今天最重要的主题:聆听上主的天音。

我和海伦、比尔在一起时,不论是研读、操练《课程》或是工作,几乎每天都聆听天音,长久下来我领悟到,我们不只要个别探问圣灵,我们还得一起问问题。

很多人会来看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会和他们聊《课程》,授课时我也会讲,这些人会拜访海伦、比尔和肯恩,有人来访前,我们会一起问圣灵:该告诉这些人关于《课程》的事吗? 我还是新手,其他三位可能问圣灵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四人团队开始提问题、得答,我们收到指引越多,越能证明这些指引的正确性。

一次,我们寻求指引来处理这份手稿,比尔觉得应该与世人分享,海伦说绝对不行,两人意见兜不陇。六个月后,我们再次提问手稿是否该公诸于世,在这之前我们都觉得找大型出版社出版《课程》是个好主意,也私下跟一些出版社洽谈过,而圣灵的答复都是:不对,不是那些大出版社。祂没说原因。

终于在1976年的情人节,我们与一群想出版《课程》的人会面后,再次问了圣灵,祂仍答不应该是这些人。

 那应该是谁?

我们得到非常具体的指示:只有那些愿意这么做的人。祂指的是终生只修《奇迹课程》,不修其他法门,还要以非营利的基金会出版,确保不会分拆《课程》。我们面面相觑,这世上除了我们,还会有谁?我们都懂圣灵的意思但不敢再问下去。

 那是我们第一次明白,出版《课程》的人必须是我们,即使不知道怎么做也得进行。不知道怎么做真的很重要,因为我们会从圣灵的指引得知该怎么做。你知道,出版这种大部头的精装书所费不赀,于是我们接着问:钱从哪儿来?我们各自收到不同的答,但所有的答能整合成一幅完整的图像,海伦收到的是:茱丽会知道;比尔收到的是:已经完成了;肯恩收到的信息是:一切平安;我收到的是:下定决心再说。在没有任何资金、任何事都毫无所悉的情况下,我们允诺并下定决心出版《奇迹课程》。

 就在隔天,我接到一通来自墨西哥的电话,那人经营一个非营利机构,他看过《课程》的影印本,当时《奇迹课程》为方便阅读,只有散装的纸本,他要我一定得出版这部《课程》。我说:正巧昨晚我们下定决心出版,你经营非营利机构一定知道募款很困难。他说:我就是为此与你联络。上周我依照指引卖了一块地产,几天后你会收到我寄去的支票,这是给你的礼物,好尽快出版《课程》。

我们真的收到了那张支票!《奇迹课程》首刷出版时,那笔捐款只剩下大约180元。下定决心并呼请圣灵就是这个意思!

一直有人在谈论那个声音,海伦称为那声音,我第一次见她时,她跟我聊到那个声音,我问她:那声音有名字吗?她尴尬的说:有啊,我就怕你会问我这个。我问她声音的名字,海伦说:他说他是耶稣。我说:那他是吗?海伦的表情变了,从尴尬转为眼里带着笑说:他是。

就让海伦亲口告诉你,她对那声音的感觉吧!塔拉要为各位放一段录音,这是1976年聚会时录下的,背景杂音很多,听起来可能有点吃力,然而这是我们手上唯一一份她的录音,我想我今天是得到指引,为大家播放这录音,如果你闭上眼睛听,你可能感觉得到,她对那声音有多纠结,也会更了解圣灵是什么。

(海伦音频)

问:你在笔录《奇迹课程》时听到的声音究竟来自外在还内在?

海伦:这真的不是一般的听写,很难解释,有人问我是不是有个力量在推着我的手去写字?不,我完全自主,我称他为声音是为了方便解释,但声音有声响与听觉有关,而我什么都没有听到,那是无法形容的聆听,没有音波震动耳膜的感觉,和耳朵无关比较像是认出来,它来得非常快,如果有一个词没听清,我会说:请你再讲一次好吗?

问:那声音在你心里吗?

海伦:就在我心里,否则我一定会把它当成幻听,但我觉得不是。

问:能不能把它形容成我们听到自己说话,自言自语?

海伦:那绝不可能是我的声音,因为它涉及的领域我一无所知。

问:是不是像在心里默读?默读时真的会听到那些字

海伦:不是,没有声音,这真的难以解释,我也是头一次遇到,我对这类事毫无经验,所以无法说它像某某经验,因为我不知道那经验是怎么一回事

问:即使没有任何声音,你可以在心内清楚听到那些话吗?

海伦:我知道是哪些字,我想知道可能比听见更恰当。一句话开了头不知道它会怎么结尾,这令我更加不知所措,通常我们说一句话会知道整句要说什么,但我不知道!它来得很轻松,又快又顺毫不费力,我却被它烦死了(这是题外话) 。用听见这个词不恰当 ,我可以随时停笔,随时接着写 ,在出租车、地铁上,甚至在两通电话之间我都写过。你提的问题我大概无法说清,我很尽力解释了,书写的过程像某种运作机制。

问:你把听到的速记下来。

海伦:对,我用速记,我带团体治疗常用速记,对速记驾轻就熟,用一般的书写根本来不及。

问:你跟不上啊?

海伦:没办法,速度太快只能用速记

问:像自动书写吗?好似灵体附身,本人毫无主控力的写?

海伦:不,绝不是那样,我可以随时停下来,而且我常被打断必须随时停笔,我从未失去意识,我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我的实习生常冲进来接受治疗,比尔总说我天生就有解离的本事,这绝非称赞但也许我真如他所说,我一定有这个倾向,因为我还没有陷在里面过,也不懂是怎么回事,心里一直在和它交战,信息的内容还是会让我不安,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而且越来越觉得这是我该做的事。

奇怪的是,我一向独断独行什么都自己决定,不知为何我从未想过不做这件事,好像认定这是我该做的!我非常克制,不参杂自己的看法 ,不曾干涉内容 ,我觉得这是我该有的诚信 ,也真的做到不插手,真正令我不安的是这些内容颠覆了我所有的信念,所以真的不容易放手 ,因它说的比我的信念重要得多,我知道自己相信什么,但我不知道它接下来会说什么 

我特别欣赏它的连贯性 ,首尾一致,这是我能接受它的基本条件,读起来很过瘾,我读过水平比这差的文章真的难以忍受,那声音来得很快,即使谈到复杂的思想体系我也不曾混淆,别说我还有斗鸡眼的毛病呢 

问:虽说如此,你还是修订了好几次,不是吗?

海伦:是的,我修改过,但我从未忘记原来用的单词,我对自己的改动有些不安,我觉得自己既然负责编辑应该可以润饰一下,可是他后来再次引用那词时,前后就不一致了,因为他用的是原来的词,我很快就学乖了,改不得!那会打乱它的一贯性。所以我很快就打住,知道擅自改词是严重的错误,后来我把所有单词都改回原来的。

问:你还记得先前用的是什么词吗? 你需要回头去问他吗? 

海伦:我会跟比尔说原本的单词,也曾忘记但不超过两三次。即使不确定是什么词 ,我仍能意识到有个地方不搭调,我若不确定正确答案,会问他可以让我在黑板上看到吗? 我的脑海里会有个黑板浮现原来那个词, 

问:那好像牵涉到内在的视觉

海伦:视觉?通常不会。只有在我不知道也找不出那字的时候,才用这个方式

问:你不想听或不想做时能关闭那声音吗?

海伦:当然

问:也就是说,全凭你决定

海伦:确实如此,只是我不做的话,好像会被他骚扰,只要该做而没做就会失眠,或有些坐立难安。一次,我停工三周,好像有个力量在后面我,直到我受不了为止。那三周过得很不顺。我不知道它何时结束,何时又会开始。课程最先出现,当时我们把〈正文〉叫做课程,应该叫〈正文〉才对,〈正文〉先来也完成了,大约隔了三个月,才开始笔录〈练习手册〉。

问:那期间你不大想继续笔录?

海伦:再度动笔前,我对比尔和约翰说,我有一种可怕的感觉还有配套〈学员练习手册〉会来,我有点希望这事不会落在我头,但我知道它会来,而且越来越清楚,就是〈练习手册〉,还会有〈教师指南〉,因为每个教授都会这样安排,我也觉得理应如此,果不其然。

问:现在你觉得笔录完成了吗?

海伦:我想是的,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尽管有些不甘愿,因为我强烈感到我承诺过以后再也不搞通灵了。我跟你讲过我最初的承诺故事了吧!你读我的自传就知道了,我想它是结束了,但如果情况特殊我还是能笔录,只要对某些人有帮助,我可能会愿意做,若有人提问,我可以写出答覆,但我不会当作什么了不起的事,因为那不重要。只要有人遇到困难,能帮助他,我可能会写但这事还没发生

问:所以你一直听到那声音?

海伦:只有不知该怎么做时才会问,尤其我们三人会一起问,也会得到答复,而且通常会得到同样的答,如果收到的答不同,就知道有人走神了,那就再试一次,我们较常在《课程》里找答案。

每个人都可以问任何事情,也都会得到答,只是答复有时会出乎我的意料,我们常自以为知道哪个问题重要,哪个不重要,这绝对是错的,因为我们不该评估。我从没向他提过任何私人的要求,因为只要你心想,一定事成,而且是以你要的方式(所以根本不用向他求),这对我或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课程》对此也有明确的说明

问:所以你还会不时地听到声音

海伦:只要我问,就会听见

问:换句话说,关键是在于问了 

海伦:现在比较常问私人问题,像是某件事该怎么做。例如我们不知道是否该到加州,我们三人都觉得来加州并非我们的计划 ,我们还明确感到茱丽会在某个时刻出现,她是整个计划不可缺的一部分,但我们还是问了,我们非常非常谨慎。

我是个常落东落西很粗心的人,但与《课程》相关的资料从未搞丢过,总有人在地铁叫住我:小姐,你的东西忘了!然后交还给我。出租车司机会按喇叭:你的东西落在后座了。我的秘书会说:你确定这是你的个案报告吗?读起来不太像啊!

我就是不可能搞丢《课程》。它总是阴魂不散地黏着我,总有人会把它送回我身边,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你跟我很熟就知道我什么都会搞丢,我们曾玩个游戏:猜是谁说话,从一句话来猜是谁说出来的。有人念天哪!那东西跑到哪里去了?所有教职员不约而同喊: 海伦舒曼!他们马上知道是我

问:你属于健忘教授那一型的人?

海伦:我现在只是纯健忘而已

(回到JUDY视频)


JUDY:

很久没听这段录音了,那些快乐、紧张和困难的回忆都回来了(笑)!你能听出海伦这七年来经历那些不情愿、困惑还有神奇的事儿。她听到的内在声音,如她所说不是听觉,更像是一种思想印记,她聆听内在声音,给她明确的字句得以记录下来,让我们能把这份文件印成可以携带研读的纸本书,还以各种不同的媒体呈现,如电子书等。这种愿心让海伦得以听到让她意想不到的声音。


我在寻求内在指引时,最重要的原则就是愿心。我记得这句话:只要展现小小的愿心,就能召唤成千上万位天使赶来帮忙。寻求指引只需要最小的愿心就够了,因为圣灵始终在等着你的邀请,祂永远与你同在,但必须由你主动邀请。


类似海伦的神奇经验,别人也可能会有,只是形式不同。但这并不常见,不要以此评估自己修行程度,或聆听的正确与否,持续练习探问与聆听很有用,我们在准备《课程》出版工作期间,确实收到特殊信息,最棒的是:这些信息来自海伦口中的耶稣,一路上耶稣帮了我们很多忙,就像课程告诉你:呼求圣灵,请祂答覆你任何具体的问题,你会得到明确的答,也绝对符合你的需要。


不管是不是在幻相中,在世上我们得做很多决定,许多奇迹学员说日常生活中不需要寻求指引,他们希望把指引用在祈祷或其他更重要的事,例如人际关系、改变心念、从恐惧到爱、从不喜欢到接受,但这些特殊的信息每天都在提醒我们,在我们一起做的人生大梦中;在这个无常的非实相中,我们仍能收到圣灵的信息,而且我们必须接收信息,好在这一路上帮助我们。这让我非常非常的安心,期盼你也如此。


有时我们会不知道问圣灵什么?如何呼求圣灵?呼求圣灵并不难,你只需想问就行了!你想用什么形式问都可以,别预期你得到的指引会和你的朋友,老公,母亲,祖母或你的同事一样,你的信息是专门给你的,因为你的内在导师只针对你一个人。


圣灵是个交流管道,祂连接了祂非常了解的梦中世界,与那无形无相的世界也就是上主的圆满之境。圣灵是个媒介,祂帮助在梦中受限的我们诠释对上主的记忆和爱。听了海伦的说明我想你可以了解我所说的,甚至心有戚戚。


回头来我的人生故事,开始出版《课程》时,我很清楚我们四人会出现人际关系的宽恕功课,我们同处一室,每个人对自己要做的事充满热情,有些事各持己见,我们唯一解决分歧的办法就是暂停


第一步,记得停下来四人一起问。现在想起来有点好笑,我们在选择《课程》封面时,海伦决定用黑色的封面,烫金的文字,上面只写奇迹课程几个字。我感觉不对,比尔也感觉不对,那時好像有询问肯恩,我们为了封面争论半天,想方设法说服海伦,不该是黑色感觉不对,最后,肯恩一如往常请海伦停下来,他说:海伦,我们别再吵了,大家一起问吧!


我们照肯恩说的做,我记得很清楚,在我内心对圣灵呼求之后,睁开眼看到海伦脸上的表情变化,先是厌恶,然后是接受,最后转为完全的喜悦说:他(耶稣)说应该是蓝色的,深蓝色!显然是蓝色的书皮,烫金的字。我们甚至还问内页该用什么纸,我们什么都问,要知道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我们都不是出版商,事事都自个儿来!你怎么指望一个人做自己完全不懂的事还能成功呢?要向内问!


对我来说,答案永远是:向内问。我把问圣灵当作习惯来培养,这需要时间,你养成问的习惯会很安心,在任何你需要更高指引的时候就去问,这个习惯养成了,你会得到很好的照顾。


现在要给各位看另一张投影片,我特别喜欢这张:摘自第十二章第七节第三段


圣灵虽然无形无相,你仍然可以看见祂临在的具体效果;你不难透过那些效果而学会认出祂的临在。(T-12.VII.31


我把这段话,和前面谈的串连起来,你看不见、碰不到、闻不到也感觉不到祂,但圣灵就在那,当你寻求指引,就能收到明确的答覆,不管是出版《课程》的封面颜色,或者如何应付生活困境。

 

我丈夫两年半前去世了,但实质上,他一直没离开我,所以我想讲讲他的故事,这会儿他没法在这阻止我(笑)。我丈夫是奇迹学员,我俩因《奇迹课程》而相识,我们刚在一起时,说好在生活中练习,我们会把所有的问题带到圣灵那儿解决,当然有时候会忘记。有这么一次让我很感动,因为我亲眼得见祂是如何帮助我丈夫的。


那时我们住华盛顿特区,我丈夫惠特是国会图书馆分部的主席,那个分部是一群受过特训的学者,专门回答参众两院非紧急问题,那时他担任外交和国防事务的负责人,答问题的工作便交给部属处理,某位参议员非常不满意收到部属答,因为他是长官,理当得到更完整的答覆,他痛斥惠特,还扬言要责问他,惠特可能会因此受到参议员的猛烈抨击。

 

我丈夫不是个容易紧张的人,但他对此焦虑不安,在他依約前往参议辦公室那天,就如我们常对彼此做的,我说:你出门前,我们一起坐下来祈求圣灵,让你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平安。那天他回到家,喜气洋洋的告诉我整个会见过程。


他到了参议院,参议员的助理对惠特说:不会吧?你是为那事来的吗?这让惠特全身发抖的走进参议员办公室,想在参议员开口前再三道歉,突然,他瞄到桌上一张参议员与家人在中国的合照,惠特是研究中国的学者,在那里待了很多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很惊讶的谈论那张照片,参议员问他:你知道那是哪里吗?惠特说他去过,他们聊了将近一小时待在中国的美好经历,就在惠特准备切入重点,秘书进来说:参议员,您的下一个约会时间到了。参议员向惠特伸出手说:今天真的很愉快,我们要多聊聊,下周一起吃个午饭如何?惠特说:我今天是来向长官您道歉的参议员说:噢,没事,没事!算了啦


 这看来是件小事,但我们都会碰到困难的处境、纠结的关系,我们害怕别人离开而感到孤独,有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若愿意跟圣灵说:请把这个恐惧拿走,我愿意放下这个恐惧或请帮我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此事。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说什么语言,重点是你愿意放手,放下你对现状的看法,让圣灵向你显示爱,不论任何情况,只要我们呼求帮助,答永远都是爱 ,形式各有不同但我们总会认出它。 


圣灵给你建议或跟你说话时 ,你会认出来,很多人会问:怎么认出圣灵的回复呢?

 

首先 ,你要愿意问 ,是你主动邀请圣灵帮你。其次,你可能会出现灵感、心念转移或偶然看到一本书、某个电视节目、一个朋友走进房间,这些事情就在答你,答会以各种不同形式出现,每个人都不一样,因为每个诠释都不一样,但那是专门给你的。

 

怎么分辨圣灵还是小我的声音?小我的声音一定是叫着分裂与恐惧,而圣灵说的永远是爱,所有人都得利,而且经常会让你笑容满面,我的经验是如此,你也可以试试看。

 

有件事很想跟你们说,我们这四人,比尔赛佛个性温和,海伦则很有活力,比尔带着喜悦看这个世界,说话很爱用双关语,他总是看到好玩的一面,他未必一直都很平静,然而他的幽默总是能化解矛盾。有天他却反常了!他觉得肯恩出版的某本书里有些东西不该写,为此感到很生气,他觉得自己的判断是对的。肯恩是一位忠诚的奇迹学员也是奇迹讲师,那时他刚开始写书。比尔想跟肯恩表达他的意见,但他很难与人正面对质,需要有人帮忙助阵,几个朋友决定挺比尔,让比尔可以直接面对肯恩。

 

那时肯恩不住加州,却为了此事特别来到西岸,打算在我家谈这件事,聚会前比尔来回踱步,设法说服自己做好面质的心理准备,我觉得很不舒服,就学肯恩常常和我们做的,我说:比尔,你何不坐在我旁边握着我的手,祈求圣灵对这事的指引,因为我们觉得不平安。他答应了,我俩一起安静坐了大约15分钟,直到门铃响,肯恩与支持比尔的朋友们到了,比尔走向肯恩说:欢迎,肯恩,我好高兴见到你,一切都过去了!比尔气消了,先前对这本书的所有看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见到他的弟兄肯恩,他很高兴。那些支持比尔的人,不知道我们先前静坐15分钟呼求圣灵指引,还在心急的鼓动比尔说点什么,比尔转头跟他们说:我们都是完美的!他是真心说出这些话。


这些才是《奇迹课程》的奇迹:知见从恐惧转为爱。《奇迹课程》讲的是人际关系,这正是它为我们存在的原因,来终结对彼此不间断的评判,透过上主的慧眼和圣灵的指引看见彼此,在爱中视彼此为一体。我还有很多亲身验证奇迹的例子,我再说个故事。

 

海伦曾说《奇迹课程》绝不能翻译成他国语言,她在世时坚持不准翻译,有趣的是,我们当时也没觉得有必要问(耶稣),那时如果有问,也许我们会得到不同的答,或许海伦也会改变心意,但那时她将不久人世,我们没想投入这个重任。之后我们准备成立翻译委员会,必须让两位最专业的人负责,一位是肯恩·霍布尼克,他担任所有译者的老师 ,以确保译者真正了解《课程》以便翻译到位,另一位是我的丈夫惠特,他做了多年的信息管理工作,他来管理这个项目,两人合作无间。直到有天全走样了! 肯恩觉得翻译应该以A方式进行 ,而惠特认为正好相反 ,他们俩口才都很好 ,越是讨论越无法达成共识,关系也趋于紧绷,那时我们住加州,肯恩住纽约,靠电话交流沟通更难了!

 

有一天,惠特和我觉得有必要去趟纽约找肯恩当面谈谈,看看有什么办法和肯恩化解分歧,因为我们的关系濒临破裂,对我来说那是一场灾难 ,争论的原因并不重要,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与肯恩见面的前一晚,惠特像之前比尔那样在房里踱步,他说了许多理由,认定肯恩不会听他的,当时我很害怕,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惠特还在碎碎念,我突然想到我们总是帮助彼此度过黑暗时刻,现在就很黑暗!我说:亲爱的,你以前帮我很多次,现在你可否愿意让我帮忙将恐惧交托给圣灵?他说:我不知道我行不行 我说:只要拿出小小愿心,你可以的!他答应了。我们闭上眼睛 ,他尽可能放下恐惧,然后就睡着了。隔天起床惠特变了!他很平安、亲切且风趣 ,他没事了,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说不知道 ,睡醒就不记得了。我问他求了圣灵什么?他说:我只是说,请把这个恐惧拿走,我不知道拿它怎么办 


肯恩早上九点按门铃,我开门看到他很紧张而且很难过,惠特走到门口张开手臂搂住肯恩说:欢迎,弟兄,都过去了!完全,彻底,永远结束了Judy哽咽)


如果我有点情绪化,请原谅我,我现在能回到那一刻感受奇迹发生,当它发生时,我们总是很喜悦。


还有另一页简报要给各位看,这是摘自第11


只要你求,就会得到,还有比这更具体的指示吗?只要你认为自己的问题十分具体,圣灵自会给你具体的答覆。(T-11. VIII.545


什么是具体的问题?《课程》已经告诉我们,可以问圣灵,任何问题都可以问,不管它有多具体,只要我们还认为自己在梦中,我们确实在梦中,我们会得到答的。当然,一旦我们知道自己不是在梦中,就不需要答不是吗?对我来说,谨记这一点极为重要。


常常有人问我:你什么事都问圣灵?是的,只要我记得就会问!当然不会问今天应该穿什么衣服?喔!不对,有时候我真的会问今天该穿什么?对,我不想做决定。明白这一切不是我说了算,让我感觉好多了,这也是向圣灵求助的重点:一切不是由你掌管。我一直很喜欢《课程》的一句话:我选择次位却获得了首位我们让上主掌管,就获得了首位,我们获得首位是由于我们让梦中的圣灵告诉我们该做什么,因为我们把问题交给知道的那一位,如此一来,所有问题都会有解决的办法,而且对我们来说是解决问题的最上策!


 我忍不住想说一件很好笑的事,你知道我已经不年轻,我前面下排牙齿需要拔掉装假牙,牙医帮我做了一副假牙,回家后牙龈痛得要命根本没法戴,但隔天我非常重视的朋友与他太太会来拜访我,我们很久没见,这应该是很开心的事,我希望一切都很完美,但没戴假牙的我看起来像个没牙的老太婆,怎么跟他们见面?这真的让我伤透脑筋,静不下来!隔天我打电话给他们想取消约会,幸好他们已经出门,车上手机关机,接不到我的电话,我自个儿在烦恼这个可笑的问题。门铃响了,我走到门口,准备开门时,大喊圣灵救命!(我是认真的求救)。


朋友走进来,身高六尺四五的他得弯下腰来亲脸问候我,我用手捂着嘴遮住缺牙,随后他太太走过来搂住我,她也用手捂着嘴,我俩四目对看,我把手拿开露出缺牙的嘴给她看,她也把手拿开给我看,她拔的牙比我还多,我们大笑停不下来,她没牙齿不想来,就像我不想他们来见我一样,这是我能告诉你一件最愚蠢的事。但有这么多好玩的事,这么多的爱,整个聚会我们都难以忘怀,这是多么美好。我们能够在一个地方享有全面和完整的爱,这个爱不仅是对彼此也是对自己的接纳。


有些重大事件正在有形世界发生,在这非常艰难的时刻,灵性的世界又发生了什么?我们能寻求什么样的帮助?我们在新闻中听到,确诊人数日愈攀升,死亡人数急速增加,我们被关在家里担心家人,有形世界重重的压迫我们,看来我们身处黑暗中。身为奇迹学员的我们,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处境? 能够拥有一份地图指引我们如何处理眼前状况,是很有福的!我并不是说只要闭上眼睛一会儿,请求圣灵让疫情消失,睁开眼睛世界就得到治愈。我们说的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应对挑战,在此时此刻寻求指引,此刻我们该做的:放下恐惧,表达爱。万事万物不是在呼求爱,就是在表达爱。我们打造的这个浩瀚世界,营造的这个压力都是对爱的呼求,据此我们该如何回应?

 

前几天我也有点心情不好,一直在睡觉,我很少看电视,真的不想看新闻昨天加州州长在电视里真心说出好消息,他向加州的企业和个人求助,各个部门的礼物蜂拥而至,帮忙度过这紧急状况,数百万副口罩送往医院,人们开始团结起来寻找物资,爱的呼求得到爱的答复。州长说:我与美国西部的所有州长都有联系,他们都愿意提供援助。

 

这才是我们要关注的事,无论情况有多糟,转身问圣灵:我能为此帮什么忙?今天参加线上共修的人都可能会得到各式各样的答复,主持人说今天有很多人一起共修,因为你们都待在家里,对吧?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随时问圣灵:我做什么才能帮上忙?我如何才能把心念从恐惧转变成爱?


想像一下成千上万的人都在问:我如何能对此事有不同的看法?我如何才能把心念从恐惧转变成爱?从知见上呼请圣灵帮助,让我们用不同的眼光来看此事,圣灵是媒介,透过祂奇迹得以发生。评判不能带来奇迹,只有你的呼求才可以,我希望每一位都能在心中问这个问题,并且记住,你想要把爱推恩到认识和看到的每个人身上,你的每一念都在推恩爱时,就是《奇迹课程》所说:节省时间。没有比现在更完美的机会了,我们透过爱之念来节省时间,因为每一个爱之念都能节省上千年的时间 。因此,我们有挑战 ,我们也有答复,当你们祈求指引带来平安,愿平安与你们同在,愿在这最困难的时候,平安能散布到世界各地,让我们觉醒于上主的实相中,谢谢。



台湾奇迹资讯中心提供


影片中译:敬伟

影片修订:若水 

影片剪辑:小花

文字整理:许炫儿

  (本文出自奇迹课程中文部官方网站http://www.acim.org.cn/,转载请注明出处)

 
  教师精选  
若水
其他教师
书籍与教材翻译
影音专区
Kenneth Wapnick
(上海·8月)奇迹课程二阶(...
相约星期二放假通知
【新书摘录】你若不是一具身体...
(06.30)相约星期二——...
【若水谈】宽恕为什么可以解掉...
新书《骆驼‧狮子...
(06.23)相约星期二——...
(上海·8月)奇迹课程二阶(自...
相约星期二放假通知
【新书摘录】你若不是一具身体,...
(06.30)相约星期二——共...
新书《骆驼‧狮子&...
(06.23)相约星期二——共...
(06.16)相约星期二——共...
(06.09)相约星期二——共...
(06.02)相约星期二——共...
KW_请问《课程》与新时代内...
KW_奇迹学员潜意识里害怕回...
Q066 修得有些生气了!
Q090 真宽恕有具体的步骤...
《奇迹课程》理论体系解说用词...
Q005 难道没有任何理由愤...
兔宝宝的故事——若水2012...
文章标签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文章
 
 
首页 | 近期动态 | 奇迹入门 | 教师精选 | 奇迹答客问 | 奇迹与生活 | 读书会 | 辅读资料 | 我要留言 | 关于我们 | 赞助我们
 
粤ICP备18013167号  奇迹课程中文部简体网,是《奇迹课程》出版机构[心灵平安基金会] 委托译者若水女士为华文读者成立的正式网站。
奇迹资讯中心著作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本中心与相关版权处理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