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课程中文部繁体网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奇迹日历
   
教师精选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教师精选>>详细信息  
恩师教我的平凡与不平凡

静默祷词:

所有的奇迹都充满生命,上主则是生命的赋予者。祂的天音会明确而具体地指引你。祂会告诉你该知道的一切(T-1.I.4.1-3)

 

茱蒂:今天分享的重点,是我和两位笔录者—海伦和比尔的生活点滴。如果你有兴趣,希望能让你感到他们跃然眼前。我想说明一下,这两位心理学教授在他们的后半生是如何成为我的老师的。我要从心里这么多回忆中选几个故事来说明他们对课程了解的深度以及他们是如何教我的。

 

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境鲜明记忆犹新,我理不出头绪。隔天下午,我把梦告诉海伦

:我梦见自己不是一具身体,而是一个意识的小点,漂浮在浩瀚的永恒之海,无物可看、无处可去,只有存在的意识,十分平静。突然间,我感到一股磁力再拉扯着我,我注意到远方有一个巨大、黑色、丑陋和充满威胁的东西,我拼命改变方向,但没能成功,我是直直地对着它,无法挣脱那个拉扯。

 

当我靠近它时,我发现......别笑!那是一个巨大的、乌木做的色拉碗。现在听来并不可怕,但当时是在半夜,而且在做梦。我对海伦说那个梦时,想到都在发抖。突然间,我发现自己悬浮在它上面,不知所措,我把象征意识小点的眼睛闭上,直打哆嗦,最后,我不得不睁开眼睛俯视那个丑陋、恐怖的乌木色拉碗。发现它不是黑色的,而是闪亮透明,紫色的压克力做的,里面放射出美丽的光芒。我看着它,觉得奇怪,恐惧不见了!我忘不了这个梦,自己又解释不了,我气喘吁吁地讲完故事,海伦笑着握住我的手,轻轻地拍着,好像我是个小小孩。她解释道:「小猫咪,难道你没看出,那个黑暗无底的乌木碗是你的罪咎吗?你面对它,就会明白它什么也不是。」

 

一个抽象的梦,我的老师轻轻的一个点拨,改变了我对威胁和恐惧的看法。多好的宽恕功课!一个认知的转变,重新觉知恐惧,看着它变成爱,这就是奇迹。而奇迹是宽恕的自然结果(T-1.I.21

 

讲点轻松的。

 

比尔很幽默,常常搞笑逗我们开心,他练就出一种选择性的倾听,来解决看似无解的问题。他喜欢歌剧,尤其是莫扎特和华格纳的《指环》三部曲,他从不提前买票,视当天心情想去就去。但是,比尔对座位有自己的偏好,必须在正厅,最好是第四、五、六排,还要靠走道。他腿长,加上喝大量咖啡,一看完就得尽快地离开。有时他会向我们宣布:今晚我要去看《魔笛》。有人会问:你有票吗?他说:没有,但我会有的,我晚上...七点半去。然后他会在票房一开门,就自个儿去大都会剧院在那儿等着,直到他的「选择性倾听」说:「上!」他就马上走到售票口买票,靠走道、最好是第46排的位子。果然,有人退了两张预订票,因为那天晚上不能来,比尔就会咧嘴一笑成功!

 

有一次他差点没成功,当时我也在场,老实说,我有点不信邪,并非不信他会灵,而是不信他每次都灵!那次我们在约定的时间一起去,我和他一起排队,他去要当晚看表演的位子。

 

售票员:没有,没有位子,真糟糕没有人退票。

 

我为他感到很泄气,但比尔不觉得,他头歪着,好像在听什么,身子没动,他后面有人在排队,售票员瞇起眼睛,推一下比尔大声喊:下一位!尽管售票员有点发火的说:“先生,真的,你得让开!”比尔还是站着不动。突然售票员手边的电话响起,他接起来讲了几句,然后满脸狐疑地结束通话电话,转向比尔,他在桌上摸索了一会儿,抽出票本说:“老兄,你真走运!一位老客人打来,说他飞机刚降落,来不及准时赶到,你可以拿他的票。”比尔很感激地笑了,对我眨眨眼睛说:“行了!”彷佛很得意地说“看到没有!

 

奇迹原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当它匿迹不现时表示你的生活出了问题(T-1.I.6

 

比尔对此奉行不渝,他随时期待着奇迹出现,但他知道必须保持正确的心态,否则什么也不会发生。奇迹课程是知见的转变,他必须放下"得不到某物的恐惧"。

 

在纽约四月,一个非常寒冷的复活节,比尔答应一位老太太,带她去某人家里享用复活节晚餐,护花使者,每年都这么做。不想,今年四月竟有暴风雪!比尔不开车,他没有,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招得到出租车,他不知道怎么办。就像各位遇到困难时会做的,他坐下来问,他听到建议:起来穿好衣服,公园大道和71街的转角等。他就照做了,暴风雪,他站在公园大道和71街的转角,反正没什么车会出来,在路上行驶的车都开得很慢,载着人要去什么地方。当时他想自己是不是有点疯了,突然一辆加长型礼车靠近他停下来,拉下车窗说:"嘿!你要去什么地方吗?""你说什么?”

“我刚把客人放下来,有点空档,你看来绝对招不到车。”比尔开启车门,谢谢他,他们前往老太太的家。他上楼带她下来,老太太看着这部礼车叫道:“天哪!比尔,你不用为我这么费心”比尔大笑。

 

他们开车抵达吃饭的地方,比尔扶老太太下车后,回头问司机:“要给你多少钱?”司机看着他:“不用,老兄,今天是复活节啊!顺便问一下,你什么时候走,回去也许可以载你一程。”

 

奇迹原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当它匿迹不现时,表示你的生活出了问题(T-1.I.6.1-2)更重要的是:

奇迹必然出自一种奇妙的心境,也就是与奇迹相应的心态(T-1.I.43.1

 

比尔完全印证了这一点,这是我和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学到的一课,奇迹发生时,现在会觉得它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本该如此。

 

比尔也会用别的方式教我,他从不提高嗓门,也不苛求,他对我的期望不高,总是同等而冷静地回报我的爱。有一天,我离开纽约的家,到加州拜访一位好友,我们大吵一架,我对他又吼又叫,他痛哭失声,我大喊着要把他赶出去。我甚至不记得他做了什么,反正我就是觉得太可恶了。最后他躲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我气得想宰了他,但我抓不到他。我打电话给纽约的比尔,在电话里哭诉:他做了这个、做了那个,现在他躲在房间里,我没办法把他抓来杀了!比尔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只有一句话要对你说,你愿意视弟兄无罪吗?”我尖叫道:不愿意!他说:好吧,茱丽,你愿意的时候,就会感觉没事了。然后就挂断电话。你可以想象我有多震惊、多愤怒!但我还是做到了。后来,比尔提醒我一段我们都耳熟能详的话,我肯定说过很多次,并从他那儿学到功课:我无罪的弟兄是我迈向平安的向导,我有罪的弟兄是我迈向痛苦的向导。我选择去看哪一个,就会看到那一个(W-351),

我听完这个保密多年的故事,讲的是一份鲜有人知的惊人灵性数据。我问海伦:“她知不知道传递整部课程的声音是谁?”对我来说,这个问题没什么,在我多年阅读、研究和教学的生涯中,接触的通灵人士和灵媒不知凡几,他们都和我认识,他们大部分有明确的通灵来源,例如伊曼纽和赛斯、著名的灵媒艾琳加列有她的守护灵。我很惊讶地看到海伦又开始不耐烦,垂下眼睛,看向别处。比尔笑着抓她的手说:海伦,别这样,她一看档案,马上就能猜到。海伦不情愿地嘘了一声说:他说他是耶稣。我急着追问:他是吗?她的不情愿消失了,笑得很甜看着我:当然是。

 

那时我看出,海伦和比尔在跟不熟的人讲这故事,尤其说明来源时,会觉得很尴尬,可能这方面我常接触,所以更容易接受,一点都不觉得这故事有什么奇怪。事实上,我觉得和他们坐在一起,听一些神奇又合理的经历,才是世上最自然的事情。我迫切想看那份数据,他们打开藏在办公室的档案柜,拿出七个塞满纸张的黑色大活页夹,他们是教授指导许多博士生,这种活页夹是他们最常用的论文夹。比尔把第一本放在我腿上,我翻开大家最熟悉的导言,不能说我看懂了,但直觉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帮助。

 

事实上,就在几周前,我哭喊着:“上面有人吗?求你救救我!”这就是当时我的潜意识所乞求的帮助,我想把书带回家,他们答应了,前提是能给任何人看,我当然同意了。不过有件事我十分不解:为什么是我?比尔解释,在完成课程的笔录、重新誊写和编辑后,他们觉得这不是只有他们三个人的事,海伦问那声音:这感觉对不对?它回答:对,会有人来带它上路。他们好奇地等了几个月,海伦又问了一次,这次的答复是:“那个要来的女人还没准备好”。最后,当比尔凭直觉认定那个女人就是我时,海伦再次问那声音:为什么是她?答复是:"我终于准备好接受灵性教育了"

 

他们告诉我这过程,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答案,因为这绝对是真的。海伦确认了这点,还加了一句:不论谁被送到谁的门前都不是偶然(P-3.III.6.2)比尔也插话说:什么人会出现于什么环境都不是偶然的,在上主的计划里没有意外这一回事。(M-9.1.3),我相信会在这份要带回家的档案中,看到这几句话,后来确实看到了。我和海伦、比尔和肯恩,这三位在一起的第一天,我的意识彷佛开启了一片浩瀚无垠的领域,那个领域是我无法控制的,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几周后,我跟比尔说,那天在教职员餐厅吃饭时,我对海伦脱口说出:“所以你有听到内在的声音?”现在想来实在很怪。他笑着说:当时他就确定我就是那个人了。然后引用课程里的话,来肯定我对海伦的不假思索是正确的:唯有当你触动另一心灵而与它结合时,你才可能成就奇迹(T-16.II.4.2)我也这么想。那就是我新的开始,人生的转折点。此后,我的一切都围着课程转,就像流水一样自然,我们开始每天见面,讨论课程,我也很认真地研读。要知道,他们接触课程已经很多年,肯恩比我早两年半出现,也研读得很彻底,他还负责让海伦又踢又叫时,重新编辑数据,决定大小写、分段以及章节。

 

每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每一个小细节,他们都会一起问,请求圣灵指引,给他们答复。直到我的出现,课程已经可以出版。我起先没通知他们,就给他们起个绰号“圣三”,因为这三人组在我眼里就是这样。

 

我们每天都聚在我家,因着他们的帮助,我才能在研读这份不寻常的档案时,保持专注。他们有点催着我,让我不得不投入时间阅读和消化,但我何其幸运,能向两位笔录资料的人提问,没有人能比海伦和比尔更了解课程。他们一起工作的状态各异其趣,讨论一开始,海伦就待不住,她要不昏睡,就是坐立不安,想做其他更有趣的事。比尔就很专注,总是准备好要讨论课程,但他会一直说双关语。肯恩则肩负让海伦能持续讨论的艰巨任务,并且把海伦伺候地服服贴贴,一旦海伦撑不住了,就带她回家和她老公吃晚饭。

 

我常和海伦单独相处,她扮演母亲和老师,她喜欢我叫她妈妈,她叫我小猫,我们会一起逛街,八卦,她会翻我的衣柜,把她不喜欢的衣服全都扔了,还会逼我去鞋店买和她一样的鞋,就是那种很舒服、平底,但是丑到不能再丑的鞋。

 

她有完全相反的两面,海伦对我非常照顾,疼爱有加,但有时又很挑剔,极其严苛。我至今还是觉得她相当复杂、聪明和容易紧张。她可真是个厉害的治疗师,我多次亲眼看她处理有问题的人,其中有她认识的人、耳闻的病人、也有来我家的拜访者,她总是那么精准,直觉敏锐,见解深刻,思路清晰,的确非常出色;但还有另外一面,她对我既保护,又防备。

 

比尔就不一样了,他经常和我们吃晚饭,他就是爱玩,玩文字,讲笑话,很轻松,他们俩经常意见不同甚至大吵,显然不合。然而,尽管彼此有很多新仇旧恨,互相指责、翻旧账一点都不宽恕。然而,一旦需要解释课程或一起冥想为课程寻求指引时,他们的心灵就合而为一找到彼此,手牵着手祈祷,此时在他们关系中出现的平安、温柔、坚毅,令人惊艳不已,我在课程倒数第二章中,读到:紧握弟兄之手的人永远不会失落上主的旨意。(T-30.V.11)就是我多次在敬爱的老师身上看到的见证。

 

海伦有点焦虑症,所有身体会出现的问题,她都知道也很害怕,她会检查每个新症状,不管是感冒还是胃痛,好像病情很严重似的。比尔编了一句咒语,每当海伦又担心得什么重病,比尔就会念:我是一具身体,病得严重无比,快带我去医生那里。一遍又一遍,最后海伦只好笑了。

 

它的节奏和内容,老学员应该会很熟悉。有时比尔会戏弄海伦,改编一些他们都很欣赏的歌词,吉尔伯特和沙利文的小歌剧是两人的最爱。有一天海伦和平常一样又在抱怨那声音,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指引但她不喜欢。比尔站起来做了一下他的招牌踢踏舞动作,接着宣布他为很卖座的百老汇音乐剧《叫我夫人》创作了新的主题曲。他把这个剧名缩短了一点,将《叫我夫人(Madan)》改成《叫我疯婆子(Mad)》。他说这个序曲一开始是二重唱,他会分别演出自己和海伦两个角色,因为她是绝不会参与的。

 

那首歌是这样的,我要做一件从没做过的事!我上学时,孩子们经常唱歌他们说我像麻雀,拜托我闭嘴,我现在竟然要为各位献唱!这是比尔为他和海伦写的音乐剧开头的片段,海伦今天来的时候心烦意乱,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有他们用来记录课程的打字机,还有他们整天不停喝咖啡的杯子。

 

比尔先演海伦,他站起来看着观众,唱道我听见声音,却无人在旁,我听见声音,但屋里空荡。然后是对位的部分。比尔自己的角色会在这时插进来,他唱道:你还在生气?这并不稀奇,你真的需要分析,你心怦怦跳。原因我知道,那个声音是苦药。我们会笑得前仰后合,如果后面还有的话,我们也没听到过,因为他让我们笑得太厉害了。这个笑话还一直延续,每当事情变得紧张,比尔就会加一个新编的人物到这个他编的音乐剧里。但我们再也没听到别的歌了。他每次都会指派角色,谁来演这个,谁来演那个。他很好玩,我常常读到课程里:上主之子忘了一笑置之(T-27,VIII.6.2)就会想起比尔。他总能缓解我们学习课程的焦虑,记得对我们的幻相一笑置之。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非常亲密,想到要是能住在一起该有多好!包括海伦和她的丈夫刘易斯(但他不想参与这事)和比尔、肯恩、我丈夫鲍勃·史考屈、还有我自己。身为一个爱窝的人,我当然要找一个完美的地方。海伦说应该要在山上,附近必须有水,应该要这样、要那样……你可以想象我做了多少白工,结果当然没找到。后来发现,没人真的想一起住,他们只是想让我高兴。我不断抱怨:这是什么烂功课?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到处看房子,东奔西跑,结果根本没人有兴趣,真是浪费力气!哇啦哇啦……比尔在看报纸,一只耳朵在听我说话,一直等到我抱怨完,他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地说:亲爱的,难道你不知道天堂才是你真正的住所吗?我把枕头扔到他身上。

 

有一段时间我经历了一段非常龌龊的特殊关系,真的很龌龊。关系结束后,在我的治疗师海伦的帮助下,我终于平静下来。我跟她说:“现在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我必须学习特殊性有多丑陋。就是一个人想要控制另一个人,让他成为你想要的样子,你想从他那儿得到回报,门儿都没有。”海伦咕哝道:“噢,小猫咪,你为什么要学这个?”我说:“这样我就可以同理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因为我要去巡回介绍课程,如果我没有特殊关系,我就无法了解这玩意儿。”我这么讲是想蒙混过关。她突然疾言厉色:“胡说!别傻了!圣灵教导我们,任何形式的牺牲都是不必要的!”我吓得不敢再出声。

 

比尔的朋友经常问他:怎么知道课程修得有没有进步?他总是这么温和地回答:就看你现在把怨尤抓着多久而定。他去世了这么多年,我到今天还是会想:我和某某人的关系如何?我是否还抓着什么怨尤不放?如果我真的能回答:没有。我想说:“比尔,谢谢你,这个衡量的标准太好了”。

 

海伦在临终前病得很严重,她很担心钱,她怎么付得起医药费呢?为了让她安心,我自告奋勇说:“海伦,我知道你不是没钱,但万一真的不够的话,我会去银行把我所有的资产都转让给你。”她有气无力地说:“哦,小猫,那不够的。”我说:“那我叫鲍勃、比尔和肯恩也一起。”海伦想了一下,然后清晰地说:“小猫咪,就算全世界上的钱加起来,也不够让我觉得安全。”这句话多年来一直伴随着我,在我陷入妄念时,是个强而有力的提醒。就海伦而言,她的教导通常是“照我说的做,而非照我做的做”,这对我很管用。

 

有一天在讨论宽恕的应用时,比尔想出了一段吸引人的金句,对我们非常有用。他说:“宽恕的概念很简单,你就把它想象成一种天界的健忘症,忘掉某人所有的不好,只记得他的好,只记得爱。”我很喜欢这段话,直到今天都还常常想起。

 

你看,故事太多了,几天也讲不完,一部短片怎么可能总结长达30年的学习?但追忆这些到底有何意义?就是希望今天的分享能让各位明白:两位课程笔录老师的平凡之处。他们是两个平凡的人,有着不平凡的事发生,因为他们联袂追寻更好的另一条路。关于他们的神话到处流传,但那些都是虚构出来的。他们非常低调,最不希望有人扭曲或推崇他们的角色。他们常常声称(有时还带着厌恶):我们不是课程的什么上师,只是它的第一批学员而已。我们的比尔是一位务实的教授,他谦称自己没什么可教的;我们的海伦是一个学会放手倾听的女人。他们一起完美地达成了各自的使命。对此,我们永远心存感激。我知道我是,感觉各位也是。上主祝福他们。

 

爱是我们感恩的道路(W-195)

(影片结束)

 

茱蒂:这部短片是很久以前制作的,但从未播放过。时光荏苒,短片做好已经14年了谁知道呢?也许就是为了今天。自从比尔和海伦把《奇迹课程》的手稿交给我,至今已经44年了,在我们打造的这个幻相里,时间不会停留,但在灵性的层次,时间可以大幅地节省。课程的一个目的,就是帮我们节省时间。

 

在进入问答之前,有件事要补充一下,这部影片漏掉了一段对我来说非常震撼的经历。我在制作时,总是忘了把它包括进去。现在我把那个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

 

当时我住在纽约,海伦、比尔和肯恩也是。我有一栋很大的公寓,我们在那里接待来自各地对课程开始感兴趣的人,他们想要从笔录老师那儿了解更多。有一天,大约二三十个对课程有兴趣的人来,想知道如何应用课程。讨论了很久,后来大多数人都走了,只剩下四个人和比尔·赛佛。那四个人都是医生,都来自很好的大学,也都在教学和执业。那时我在做晚餐,我烧了一大锅滚烫的油准备炸薯条。我在厨房的时候,觉得有点恼火,因为我好想和大家一起讨论问题,但现在我在厨房里给他们做晚餐,所以心情真的十分急躁,结果我锅子移动得太快,油洒在我的整个左手上,从下手臂一直到手指

全是滚烫的油。你可以想象我的尖叫声有多凄厉,他们五个人急忙跑进厨房,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四名医生立即采取行动,一个打电话叫救护车,另一个打给医院说我们要过去,一个在我旁边站了几分钟,看着水泡冒起来,说:哎呀!这应该是二度或三度烫伤。我吓得再也叫不出来了。

 

他们分头去寻找可以紧急护理的东西。这时比尔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准备好了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我也看着他的眼睛说:“是的。”他把他的双手,一只放在我手的下方,另一只在上方,没有接触。他闭上眼睛,我也闭上眼睛,我对这一幕太投入了,根本忘了自己正在痛苦中。几分钟后,我睁开眼睛,不再感到疼痛,烫伤完全消失了,毫无痕迹。比尔看着我,只是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那些人又跑回来说全都安排好了,包括叫救护车送我去医院,约好医生在那儿等着治疗我的手等等。他们看了一眼那只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目睹了一件他们无法接受的事,所以他们就走了,不然还能做什么?他们离开了,但我从未忘记当我闭上双眼,把受伤的手交给比尔时,我在给对他完全的信任中所感受到的平安。这事有些值得讨论之处,但我的记忆力不如以前了,我得看着读这几句话,这是那个事件彻底教会我的功课。

 

奇迹足以取代千百年的学习过程,这是因为奇迹凸显了施者与受者之间完美的平等性(T-1.II.6.7-8)

 

施者与受者之间完美的平等性,奇迹足以取代千百年(的学习过程),就算你课程读了似乎千百年之久

,也不如一个奇迹所带给你的领悟。很多法门都能让我们忆起自性,觉醒于上主,课程只是其中之一,但就像登山的路很多,课程是最短的一条,它并非绕着圈子慢慢往上走,而是直接攻顶,这就是为何很多人觉得这很难,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我想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这些很好的功课,不一定要师从笔录者,但那是我修行之路。我很开心与各位分享我的经历,并以此提醒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发生奇迹是多么自然的事。但我们必须具备与奇迹相应的心态。

 

现在如果有问题,我很乐意答复。

 

主持人:太好了,茱蒂,非常感谢你把那部影片带给大家。第一个问题从哥伦比亚的Sonya,她问:在我印象中,海伦舒曼说课程是真的,但她就是不相信,我觉得很奇怪,真有这回事吗?

 

茱蒂:绝对有,我当时在场。谢谢你问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绝对有,我在场。威利哈曼是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他来纽约拜访海伦,他们谈了几个小时的统计学,那是他们俩的强项。他们找到了共同点,威利突然看表说:啊!我得去赶飞机了,我还没跟你说我来的目的。她说:别管了。他说:不行,海伦,在我走之前你跟我说真的,你觉得课程怎么样?她想了一下,然后看着他说:你知道吗?威利,我知道它是真的,但我就是不相信它。

 

他走了以后,我鼓起勇气对她说:海伦,你对威利说的话不太准确。她说:你是什么意思?我说:你只要加一个字,你说你知道它是真的,但你就是不相信它,你要加一个“愿”字,所以,你知道它是真的,但你就是不"愿"相信它。

 

我在说的是意志、愿心,海伦没有意志或愿心来操练课程,那是她的选择,而且我也觉得这样很完美

。你说她了解课程吗?太了解了。她选择用它吗?不,她不想放弃她的偏见、愤怒和恐惧,她就是不想,那是她的选择,我们不都认识很多这样的人吗?包括奇迹学员,他们不想真的放下过去,不想真正放手,不是真的愿意为了接受上主的救赎计划而放弃任何东西,这都没有关系,会有其他适合他们的方式和时机,他们会找到适合的法门。海伦选择不修课程,那是她的权利。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是:我是课程的老学员,我有点担心课程会让人产生鸵鸟心态,假装无视人际关系的暴力和对环境的破坏等等,比尔、海伦或肯恩是否对此有所著墨?

 

茱蒂:我记得肯恩说过,他认为仁慈的对待世界是必要的,包括对所有生命,对许多过去和现在的老师和再来人而言,仁慈,是灵性之路非常重要的一环,我们生活在这个梦境中,这个幻相世界对我们来说真实无比。因此,修练仁慈是必要的,不仅仅是对人,还有对环境的仁慈。对环境问题,比如亚马逊雨林的大火,你如何修练仁慈?那是一个大问题,对我来说唯一的答案就是:认清它,我认清真正的问题在于分裂。我向内问,我该如何看待此事?我得每天都这样做个一两百次,才算真正过上我想选择的生活。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功课会得到不同的答案,因为内在的导师圣灵比我们更清楚,所以有些人也许要负责组织示威游行;有些人募款;有些则协助专家到现场做重新造林或游说该国政府这类的事。到处都有人得到指引,他们会去做那些不需要由我们自己来做的事。我们需要做的是把整个情况及对此梦境的恐惧交托给圣灵说:我该如何看待此事?要我做什么?

 

我知道很多人说课程就像鸵鸟把头埋在沙里,因为正文确实有一节说:我什么都不需要做(T-17.VII)

你若继续读下去,就会发现它还说: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转向内在,那个小小的宁静不动的中心,它会告诉你所有你在世上需要做的事,希望对你有帮助。

 

主持人:J 出一个:比尔能在世间得到非常具体的帮助,比如买得到歌剧的票,你认为这会是一个陷阱让人在世间寻求具体之物吗?

 

茱蒂:你问我有这种感觉吗?绝对没有。但请记住,我们都有不同的意见,即使奇迹学员之间也一样。我在我的良师比尔和我自己身上都发现,除了自己的心灵所制造的陷阱之外没有别的陷阱。如果我们保持开放的心灵,对一切事情请求指引,我们就得到此时此刻最需要之物。那会在这一路上帮助我们,我们没有轻率地走上这条路。请记住,我们有伴,而非独自前行。这位内在的伙伴是课程真正的向导和导师。

 

主持人:莫妮卡有个问题:你觉得自己完全了解这部课程了吗?你现在还有什么需要加强的吗?这部课程会带来开悟吗?

 

茱蒂在修了44年了之后,我可以告诉各位我不是那种能把章节背诵下来的人但我得到的指引是我了解课程的方法主要不是靠阅读或做练习而是把它真正地应用出来把课程用出来才是重点研读它的内容,把它学好能为你打下基础在你遇到功课时让你明白为何以及如何改变心念这个改变会非常激烈我称之为心灵的奥运会当你全身心地投入这样的生活中你就有机会知道如何去操练它把它活出来

 

在这44年里,我都是全力以赴。我现在,这个年纪要修的就是透过基督的眼光去看每一个人。在各种情况下,都彻底地完成宽恕。包括对每一次的生病,每个担心生病的念头,还有每次我用肉眼而非慧眼去看待事情的时候。

 

你问我觉得这是一种开悟之道吗?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开悟。我只想活在幸福之梦中,课程向我们保证,只要我们消除障碍,放下恐惧。它还提供了非常具体的步骤,上主自会跨出最后一步(迎接我们)

。如果你问能在幸福之梦里活多久?我毫无所知。但我看过这种迹象,我讲过很多次,比尔赛佛在他死前几周变得判若两人,他闪闪发光,甚至你闭上眼睛,都可以看到他所散发的光芒。你深知此人已达成了他的目标,他寻求一种更好的方式,结果他找到了。他不仅找到了,还操练和使用它,并且完成了。如果这就叫开悟,对我来说已经够好了,我称之为幸福之梦。

 

主持人:你能否告诉我们,你、肯恩、海伦和比尔,曾经有过合一的神秘经验吗?

 

茱蒂:海伦的形而上经验确实多到难以计数。比尔告诉我,他记了80个,表示他有在记录。这些还是在课程来之前的那几年她告诉他的。当课程开始来时,它说:这是一部阐释奇迹的课程,请记录下来。此后,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倾听和速记,在第二天早上交给比尔打字出来阅读。他会惊叹它的内容,海伦则很抗拒,但她确实有很多形而上的体验。她觉得自己融入一种无边无际的状态,她的身体消失了,只感受到上主的爱。

 

比尔当然有这方面的经验,如果你想读关于比尔的书,Carol Howe写的那本《莫忘大笑》真的很棒。书里描述一些这类的经历,至于我自己,我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都是源于我幼年时就出现的一种自发性的神秘经历让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家,那是什么意思?在电影《第三类接触》中,外星人想回家时,每个人都哭了,我们都想回家。我三岁时,我就在父母眼前从窗户摔出去,他们跑过来抓我时,我感觉自己彷佛悬在空中,以慢動作墜落。我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们带我去看了医生,确定我没事。医生对我说:别哭了!你为什么哭?我说我要回家。当他们开车送我回家,停在家门口时,非常温柔地说:宝贝,你家到了。我记得我尖叫着:这不是我家,我要回家。我的意思是我要去个安全、不会掉出窗户的地方。三岁时我就直觉记得我有另一个家,我想每个人都一样,我在这方面毫无不同。但这一生中,我一直都有自发性的经历,除了一次拔牙外。

 

但那次也是很深刻的经验,我们可以讲个没完,因为我还是觉得津津乐道。但我把它们看作是天赐的教具,好让我继续前进,所以我会知道那些超乎尘世的经验是绝对没错的,那些正是引领我进入课程的原因。

 

主持人:虽然海伦、比尔和肯恩都过世了,你还和他们有联络或者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吗?

 

茱蒂:他们刚去世时还有,但最近没有。但他们一直在我心里,所以感觉没有分开过。我只是觉得他们的存在,不再局限于身体,反而更为扩大。我若想更明确地感觉到他们,随时可以召唤他们。两种情形都有,在某些状况下,我的确也会和他们说话,当然是在我心里。

 

我丈夫在一年半前去世,他答应我永远不会离开我,他从不骗人,这次也没骗我。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但这感觉非常强烈,若非他能量这么充沛地活在我心中,恐怕我今天也无法在此和各位讲话。在我们说到联络时,必须要知道他们不再是一具身体了,他们无处不在。他们会在一旁鼓励我们给我们指点迷津,就像圣灵和耶稣一样,他们都是一体的,不是吗?

 

主持人:我明白宽恕是进入天国的关键,我的挑战是特殊关系,我想在梦境中体验当母亲的感受,这是我需要克服的问题吗?

 

茱蒂:为什么你会想要克服对这种美好经历的渴望呢?再说一次,我们把这世界看得太重要了,包括我们自认为在世上应该或想要拥有之物,而不问这些事的目的何在?我能帮什么忙?我要如何去爱?如果你必须像个母亲一样被爱和爱人,那就去吧。为什么不生一个或几个孩子呢?全都是同一回事。但对我来说,提问并养成提问的习惯,比你是否应该有渴望成为母亲的想法更重要。也有人说这世界太可怕了,我为什么要把孩子带到这世上来?只要是为了爱,为什么不呢?

 

主持人:茱蒂,你能谈谈疗愈吗?我们有人特别问过这事,因为他们的丈夫病得很重。

 

茱蒂:谈疗愈?首先,疗愈永远是在心灵层次。我们看到身体会生病,毫无疑问,若有人病得很重,我们会难过,尤其是我们帮不了他们时。但是如果你想一想:假设你的父母、朋友、或伴侣病得很重,你知道你能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医疗护理,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你的心灵与他们合而为一。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非常爱他们的人来帮他们释放对病情的恐惧。如何疗愈并不是由我们决定,否则我们就成了课程所谓尚未疗愈的治疗师。你只要跟圣灵说:我愿意,请差遣我,并请指引方向。

 

我在这儿,纯粹为了利益众生

我在这儿,只代表派遣我的那一位

我不担心自己该说什么或做什么

派遣我来的那一位自会指点迷津

祂希望我去的地方,我必然欣然前往

因我知道祂与我同行

只要我肯用祂的方式去治疗

我便疗愈了。

(T-2.V.A.18.2-6)

 

疗愈是一个很大的主题,我们会有这方面的讨论,但现在也许不适合,因为我们在谈论海伦和比尔,我很高兴有人提这方面的问题。但我向你们保证,在未来我们讨论奇迹课程的网络研讨会上,疗愈会是重头戏。

 

主持人:我想尊重大家的提问,这个问题与今天的主题无关,但我们还是回答一下:你认为心灵平安基金会10年之后会变成怎样?你们是否打算与其他奇迹课程的机构更密切地合作?

 

茱蒂:这让我想起曾经有一个大公司的人来拜访我们,他们出版过一本书在灵修圈挺有名的。他说:我到处都看到奇迹课程,我们在这个圈子比你们久得多。我说:然后呢?他说:我们想学习如何宣传我们的书。我说:你要我们告诉你什么呢?他说:你能告诉我你的出版计划吗?我说:有人需要这些书时,我们就出版。他说:那你能告诉我你们的通路计划吗?我说:我们没有计划,需要的人就去书店买,或者写信跟我们订。他说:那企划书呢?你可以给我吗?我们的董事会很想要,希望你能大方地与我们分享。我说:当然。他说:太好了!你去拿好吗?我说:没办法,我们根本没有。他说:你没有企划书怎么经营一个机构?我说:这份数据第一次托付给我们时,我问了和你一样的问题,我要求为心灵平安基金会订一个5年计划,那声音透过海伦慈爱地说:你不需要一个5年计划,你难道不知道在这过程我时刻都和你在一起吗?需要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你就照做,我们会合作愉快的,我会随时告诉你需要什么,我会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

 

我怎么能说基金会以后会如何?我完全没料到都快10年了,基金会还在运作,所以我们毫无头绪。

它不会给我们那种想法,任何事情我们都可以很自在地问圣灵,平常开会时,无论是我们之间的争吵、摩擦、资金问题或是否要出版大字型的版本,凡此种种,我们不会自作主张,问就对了。

 

我们若感觉到需要或想要别的东西,就问那是什么,祂就会告诉我们。就拿今天的研讨会为例,几个月前我们压根儿没想过要办网络研讨会,然后大概有三四次,在不同的时空背景透过不同的人都在传达该做此事的相同讯息,于是我们就一起问,结果都清楚地听到「对」。或许我们都起了这个念头,

只是以前没问过。但我也不敢说就是这样,这就是我们运作的方式,别无他法。因为我们不知道万物的目的何在。(W-25) 包括这个时空世界的规则,一个人该如何行动,如何表现,如何经营一个机构,甚至自己的人生,我们都同样要问!问!问!这就是课程所教的,这就是我们所遵循的。谢谢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是索尼娅问的:海伦临死前,耶稣传来了更多的信息《天恩诗集》对吗?你能给我们讲讲那段时间和这些作品吗?

 

茱蒂:那不太正确,《天恩诗集》并非在海伦临死前来的,完全不是。如果我没记错,《天恩诗集》应该在是1977年来的,而在1982年她死后出版的。当时我收到内在讯息,要出版海伦的诗。虽然生前她绝不给任何人看,我和女儿很清楚,那天当时刚好是我祖母的忌日,她和我们两个非常亲近,这似乎有点巧合。抱着好玩的心态,我们决定去找个灵媒问。我们坐她家里,那个女人完全不认识我们。她说:有一个人的名字是「H」开头的,她有话要跟我说。我的人生中只有一个大「H」,我也有认识别人叫海伦的,但她是最主要的海伦。我们问什么事?她说:你想要出版我的书,现在可以做了。我甚至都还没问该不该出版海伦的诗,只是突然有这个想法,结果在那个陌生女人的家里和她奇妙的交流中,更加确认了出版诗集的信息。

 

我想修正前面说的话,我刚刚听到这个问题时,想到的是《颂祷》,但我们在讲的是《天恩诗集》,

里面的诗在课程开始时,就陆续传给海伦了,有几首甚至还更早。所以这过程总共花了12年的时间

最后的几首诗在海伦临死时传不过来,因为那个时候,相信我,她正忙着死呢!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是Lin Corona提的:有没有哪一幅耶稣像是你特别有感觉的?海伦或比尔有吗?.

 

茱蒂:答案是没有!没有特别的,海伦常因为耶稣而感到丢脸。要记得海伦是犹太人,她虽非以犹太方式带大的,但因为别人常提醒她是犹太人,所以她也认同了犹太文化(包括反基督)。她的名字叫Helen Cohen(犹太的姓氏),所以她不会把耶稣像挂在屋里,但她对耶稣私底下的情感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他们的关系非常亲密,肯恩以前常在她心情不好时说:我们听听耶稣怎么说?她有时候会拒绝他,有时候不会,但她还是一定会听。她有无限的爱、尊重和奉献,而她也完成了使命。

 

主持人:太好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海伦不认为"听到声音"和把课程带来的过程是通灵这说法正确吗?

 

茱蒂:海伦不喜欢那些所谓的通灵的字眼,要记得她是哥伦比亚大学内外科医学院的心理学教授。这学术地位可高了,所以她绝不想要让任何人知道那些她所谓神神叨叨的事。所以她在公共场合,一定会和任何通灵撇清关系。但你说她对那些东西感兴趣吗?兴趣可大了。在我认识海伦和比尔之前,他们见过世上一些了不起的通灵人士。主要是比尔带着海伦去,因为他希望她别那么害怕(通灵),他想让她看到那些人和自己一样,都只是善良的普通人,人家也没有对这种美好的天赋大惊小怪,庸人自扰,我想结果可能是有帮助的。

 

主持人:我们如何保持或更新与奇迹相应的心态?

 

茱蒂:我对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一样,那就是:问圣灵怎么做,同样的答案,我得一说再说。不同的人,也就是在小我的形式上和身体上与我们分离的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每个人该怎么想,所以我们才要有一个内在的向导、内在的导师,圣灵,才要有上主的天音。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所要做的就是问,我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带给各位的是:你能熟练不断的问,就算再小的事情也无妨。我不是在说你问冰箱里要装满什么异国料理,或穿什么五颜六色的衣服,或在深夜聚会后要怎么回家。当然问了也无伤大雅,但我说的是:搞清楚你为何要问。因为你希望指引是来自知道的那一位,而非你的小我。

 

主持人:有哪些比尔的双关语是你特别喜欢的?

 

茱蒂:我讲了一个,"天堂才是你的住所"。十几年前我记得比较多,现在的话,我想想看......一时想不起来,但只要分享一结束,我就会想起很多。不过你同样可以在《莫忘大笑》里找到那些。另外我还想推荐肯恩的下一本书《暂别永福》,真的很棒!这本书对于海伦和肯恩之间的关系描述得更完整

我认为在她的一生中,除了比尔,肯恩可能是她最亲近的人。

 

主持人:我想我们就像以前的网络研讨会一样,在结尾时保持静默,静默结束时我会敲一下铃。茱蒂,你最后还有什么要分享吗?

 

茱蒂:感谢大家到我的花园来看我,你和其他爱心圈里的人,记得在你人生中最困难之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闭上眼睛,祈求圣灵帮助。我祝大家在生命的每一刻,都能轻松自如地做到这一点。

 

 


  (本文出自奇迹课程中文部官方网站http://www.acim.org.cn/,转载请注明出处)

 
  教师精选  
若水
其他教师
书籍与教材翻译
影音专区
朱丽
海伦-天恩诗集
Kenneth Wapnick
KW_《A - C = B》
(11.23)相约星期二——...
恩师教我的平凡与不平凡
《天恩诗集》神圣的目的
《天恩诗集》完成
对话:一体唯心论真的是灵修最...
(11.9)相约星期二——小...
(11.23)相约星期二——小...
(11.9)相约星期二——小我...
(11.2)相约星期二——小我...
《奇迹原则50》读书会报名通知
(10.26)相约星期二——上...
(10.19)相约星期二——耶...
(10.12)相约星期二——宽...
(9.28)相约星期二——罪疚
(9.14)相约星期二——救赎...
KW_请问《课程》与新时代内...
KW_奇迹学员潜意识里害怕回...
Q066 修得有些生气了!
Q090 真宽恕有具体的步骤...
《奇迹课程》理论体系解说用词...
Q005 难道没有任何理由愤...
兔宝宝的故事——若水2012...
文章标签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文章
 
 
首页 | 近期动态 | 奇迹入门 | 教师精选 | 奇迹答客问 | 奇迹与生活 | 读书会 | 辅读资料 | 我要留言 | 关于我们 | 赞助我们
 
粤ICP备18013167号  奇迹课程中文部简体网,是《奇迹课程》出版机构[心灵平安基金会] 委托译者若水女士为华文读者成立的正式网站。
奇迹资讯中心著作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本中心与相关版权处理政策。